闊╁浗涓夌骇鐢靛奖2017-www-gushibaike-net.jordanshoes2017.com

google seo -> telegram: @ehseo6

">Newsnet 2022-10-04 04:31
  • home  >   /河池翟铱蹲工贸有限公司  >   闊╁浗涓夌骇鐢靛奖2017
  • 闊╁浗涓夌骇鐢靛奖2017 汕尾姑焊副工程有限公司 2022 1004-Mobile

    儿童故事百科,给孩子一个有故事的童年 儿童故事大全 - 儿童睡前故事 - 幼儿故事大全

    闊╁浗涓夌骇鐢靛奖2017 鹰潭腾霸剂家庭服务有限公司 2022 1004-Mobile

    发布时间:09-19    来源:故事百科

    第六章不会让你再失望

    看着沈清晓别扭中带着迟疑的动作,箫夜眉头微动。

    这小女人到底要做什么?

    突然,他想到大婚前沈清晓为了穆子恒所做的事。

   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,闹了一阵后乖巧了。

    结果在解除禁足后,第一时间偷跑。

    她被抓住时说的话。

    “我怎么可能真心照顾你?我看到你就恶心!”

    这时候,沈清晓的声音拉回箫夜的思绪。

    “这些都要丫鬟算好剂量和时间放入热水,这是乌姜,得先放......”

    箫夜脸色冷得彻骨,他转身,双臂正好将沈清晓围在了角落。

    他低下头,在沈清晓的耳边沉声道:“我身边没有丫鬟。”

    沈清晓一怔,没发现男人的异样,皱着眉担心地说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    箫夜握住她的手腕,眼神一瞬间凌厉起来,“你不是说要留下再也不跑,这都不愿意做?”

    沈清晓眼神一躲。

    她的确是答应这辈子要做箫夜的妻子,可现在她没办法和他突然这么亲密。

    这样下意识的躲闪落在箫夜眼底,如同冰冷的北风,吹散他刚刚所有的喜悦。

    呵,他猜得没错。

    随后,箫夜沉声吩咐人打好热水。

    屏风后,热气升腾,门再次被关上。

    箫夜脱下上衣,露出了小麦色的皮肤。

    他的后背和双肩伤痕累累,刀伤剑伤,旧的还没好,新的又叠了上去。

    见沈清晓别过脸,箫夜松开了她的手,讽笑了一声,“觉得恶心是不是?”

    说完,他径直走向屏风。

    心底的凉意挥散不去,他自嘲一笑。

    也是,他又在期待什么?

    她心底从来就没有过他的位置。

    “来人!”就在箫夜要开口赶人时,后背被软和的一团撞上。

    他震惊地低下头,看着那双抱住他的手臂。

    她,居然抱住了他!

    沈清晓的脸就贴在箫夜的后背,甚至能触碰到他的伤口。

    她想到了死前,眼睁睁地看着他放下武器,被万箭穿心。

    那一定很痛很痛吧......

    沈清晓双眼通红,声音早已控制不住地哽咽起来,“以后不要受伤了好不好?”

    热气升腾间,男人的眸子被染得如墨般深邃。

    理智让他冷静下来,箫夜眼帘低垂,“沈清晓,你......”

    声音戛然而止,他伸出的手又再次放下,语气冰冷,“不用委屈自己,出去吧。”

    沈清晓连连摇头,“箫夜,我不走!我没有觉得委屈!我是真的想要好好陪在你身边!”

    看箫夜没说话,她深吸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,我做了很多错事,可我已经看明白了,谁才是真心待我的。”

    这世上不会再有比箫夜更爱她的人了!

    此时,箫夜收紧了手指,语气带着克制和隐忍,“何必要逼自己讨好我?”

    沈清晓抬起头,目光坚定,“我不是在讨好你,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在一起,反正时间会证明。”

    砰地一声,门被撞开。

    “将军!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进来的祁风和秋嬷嬷原本还担心沈清晓会意图不轨,可这下子,他们瞬间傻眼。

    他们一进来,就看到衣衫不整的沈清晓抱着光上半身的箫夜,死活不肯撒手!

    这场面,未免也太劲爆了!

    的确能算得上是意图不轨!

    “啊!”沈清晓尖叫了一声,顿时松开手,死死捂住脸冲出书房。

    箫夜站在原地,似乎还能闻到她留下的浅淡的香气。

    他眼帘低垂,眼底浮动着说不清的情绪,有些不舍,又有些无奈。

    如果是演戏,又能多长久?

    很快,回到房间的沈清晓觉得脸上还火烧火燎的。

    她连忙用手不断朝脸颊扇风。

    简直要丢死人了!

    箫夜会不会觉得她这是饥不择食?

    没等沈清晓缓过来,一个丫鬟进了屋。

    “夫人,这是若兰小姐送来的字条。”

    听到这里恶心的名字,沈清晓瞬间冷静下来,她压着怒火接过字条,淡漠地看了眼。

    沈若兰让她明天想办法偷偷出府,帮她和穆子恒见一面。

    看到字条,沈清晓渐渐想起前世的记忆。

    在约好的茶楼里,穆子恒把从万宝阁刚拍到的珍贵补药送给了她。

    那时候她对穆子恒的不离不弃感动不已,所以将自己的底牌对穆子恒坦白了。

    此后她为穆子恒筹谋布局,只为助他登上皇位。

    沈清晓嗤笑,这一次,她要让这对狗男女百倍奉还!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沈清晓让菱香去通报备车,她要出门挑布料。

    菱香担心地看着沈清晓,“小姐要出门?要不然还是让人送到府里挑吧?”

    沈清晓知道菱香在担心什么,毕竟她以前这种谎话说多了。

    沈清晓抬眸,目光坚定地说道:“放心吧,你家小姐不会再做傻事。”

    菱香拗不过沈清晓,只好通报了上去。

    毕竟箫夜一大早去了军营,而沈清晓在将军府的地位十分尴尬,做不了主。

    可菱香刚找到管家,还没说完,管家就说夫人是当家主母,不用和下人商量。

    菱香吓了一跳,仔细打听才知道原因。

    将军昨晚去寿安堂和老夫人摊牌,出来后就有了这个吩咐。

    很快菱香把消息传到沈清晓面前。

    他总是这样,无条件地包容她,沈清晓心里酸涩,也更加坚定。

    箫夜,这次,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......

    出了将军府,沈清晓没有去约好的茶楼,而是提前去了万宝阁。

    都城的万宝阁声名远扬,这里经常会有拍卖,不乏一些奇珍异宝或珍贵药材。

    前世穆子恒在这里拍下制作万元散的上等原料,送她的却是没用的廉价补药。

    沈清晓冷笑着迈进万宝阁。

    与此同时,消息被送到军营。

    箫夜正在听边境密报,他一眼看到门口的暗卫,正是派去盯着沈清晓的。

    箫夜下意识拧眉,“怎么了?”

    暗卫连忙进来禀告。

    “将军,夫人早上说要去挑布料,然后途中调转方向,去了万宝阁。”

    迟疑了一下,暗卫继续说道:“属下在万宝阁还看到了三皇子的心腹,想必三皇子也在。”

    顿时,箫夜手里的密信被攥得皱成一团......

    说明: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转载,如有不妥请告知站长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,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我们分享,也欢迎给我们投稿,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,感谢分享!

    ?2017-2022 故事百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: 赣ICP备2022004897号
   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会及时删除。
    赣公网安备 36012102000476号
    站长联系方式:18070096782(微信同号)
    彩票代理可以相信吗 怎么做彩票代理 做彩票网站代理犯法吗 上海凤凰四轮老年电动车代理 好点的彩票网站,我想做代理
    官方彩票认证 彩票代理有多大利润 代理体育哪里 代理一个捕鱼app多少钱 代理捕鱼app投资多少钱
    皇冠代理足球回水多少 足球计划多少钱 世界杯买球赚钱吗 电竞店 代理腾讯分分彩
    云彩彩票店代理 足球代理佣金反水多少 反波胆 代理 世界杯网站是哪个 代理体彩要多少钱一注